卡夫卡的马戏团

随便写点,开心就好☺

《尘寰》麦洛洛——精神上的复活需用尽一生去完成


 

情感上的富足比物质的富足来得更为惊心动魄,触及灵魂。

——《尘寰》麦洛洛

 

 

尘沙劫又尘沙劫

数尽尘沙劫未休

当念只因情未撇

无边生死自羁留

——《尘寰》麦洛洛

 

 

 

       简相生真正的精神上的复活或是因为第二次父亲那“妥协的伟岸”——三岁时对白人挑衅的妥协,在得知自己被儿子举报后的妥协……

 

 

       故事中的四个人:简庆春、小女人、简相生、老师,似乎都在某种意义上复活了。

 

 

       简庆春,这个研究性学的大学教授,是一个放纵的人,起初只注重感官享受,甚至愿意一生沉浸在里面。直到简相生这个“意外”出现在了他的生活中,他这个所谓的崇尚美的人,这个人性缺失的人,在感知到了属于他的小生命时,“冲动”地决定:这个孩子我要了。但是他丝毫没有做父亲的自觉,依旧是每天出去找女人,使小小的相生从小就过着灰暗的生活,始终未能清晰地让相生感受到他本应得的亲情,从而在幼小相生的心里种下了仇恨的魔鬼种子。

 

 

       但是,那种由血液联系的亲情还是存在的——因为是父子(血缘上的),所以本应有的爱便能够转化为刻骨的恨。在移居北京后,两人更是从未交流过,甚至在相生重病时,他也只是犹豫着给相生喂了点水和稀饭。相生心中的魔鬼便更加侵蚀心灵了。

 

 

       简庆春还是爱他的孩子的,只是执拗到不想去表达,又或是那太过青涩的亲情意识还不足以让他将对自己骨肉的爱表达出来。

 

 

       当他意识到自己是被儿子举报时,他妥协了,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他是一个父亲,而相生是他的儿子,仅此而已。

 

 

       相生在听到父亲说“儿子,你来看我啦”、“爸爸不怪你,在这个时代你就是要学会保全自己”时,在看到父亲对他笑时,他终于忍不住了,扑进父亲的怀抱里大哭起来。可惜啊,一切都太晚了,当他终于意识到了父亲教给他的“妥协”时,累积了数年的仇恨却已经化为行动爆发了出来,不能再挽回。

 

 

       于是,他学会对这个尘寰世界妥协,学会淡然地看待世间纷扰,他善待发了疯的小女人,照顾她还为她盘起她最爱的发式。对啊,他知错了,他甚至还乞求原谅。

 

 

       后来,他到冷溪再改造,遇到了大队长这样的好人,感受了三年家的温暖。虽然很贫穷。但精神上的富足优于物质上的富足,不是么?

 

 

       他最终还是选择了自己的死亡方式,他说纵然阳光使他破碎,可他仍希望温暖地死去。是那沉重的过去使他终结的吗?是吗?不是吗?这些已经没有了意义,他只是用自己的方式实现了精神的复活。

 

 

       那个叫蕊的小女人,她在最后的疑似性善中死去,或许只是明白了自己的作为,以及由生的绝望转而投向死的希望,最终带着虚幻的幸福离开人世。

 

 

       三人的一生最终结束,却让人仿佛看到了整个尘寰世界的无奈,以及在那个特殊的大时代背景下的绝望、幻灭以及警醒。

 

 

       在文章的结尾,作者以第三人的视角再次探访数年之后“他们”的世界,而事实上,结果出乎所有人的预料,那个即将步入老年的留胡子的“相生”,竟与老照片中那个微笑的姓宋的老师是如此相像。

 

 

       “相生”是在发疯之后成为相生的,这是作者间接告诉我们的一个事实,这更是从另一方面更加说明了那两人之间的爱是多么地深沉。这是“劫”,而“我”将带着属于他们的“劫”再度经历这尘寰世界。这不禁给了我们一种感觉,一种不断延续的轮回将会再次上演。而谁又知道呢?故事的走向大概会不同吧,只因这尘寰带来了太多东西,而我们终将学会。

 

 

你好,麦洛洛 很高兴认识你


碎碎念:前段时间读了麦洛洛的《小小麦田》,说起来是件很神奇的事情,读的时候难受得要命,为小麦田感到心疼,读完了心情大好,不仅是为了小麦田的成长,更是为了他如今的淡然与温暖,很开心,很幸福。



书摘:

       十年后的小麦田才意识到,原来十年前与钟灿的开始只是一种鱼与水的需要,结束却是飞鸟与鱼的永不交集。他只是需要一个人在身边,一个像大树般高大的人,太阳天能为他遮阴,下雨天能给他打伞。像童年时二姐杨蓓的角色。他太怕孤独了,孤独的人是重情的。十年后,他仍旧把钟灿留在记忆里,在幻境中,取得他永远也得不到的保护与温情。——麦洛洛《小小麦田》


       小麦田知道,此时此刻的山本还没有全然接受女朋友离开的事实。他心里不愿承认,所以他的伤痛目前来说还算好。等到有一天他终于意识到爱情的离去,才会彻底崩溃。人需要一次切肤的痛,才能蜕皮新生,走向成长。成长,像竹子拔节,要痛着褪去旧壳,却朝着太阳的方向,越长越高大,越痛越坚挺。——麦洛洛《小小麦田》


       小麦田和山本说了很多话,又像什么都没说,第二天起来全忘了。小麦田依稀记得的就是这一晚的月光。那条笔直的光束像是架通天堂与地狱的桥,银光灿灿。想要遇见光明,必先经历黑暗。就像一个人想要知道幸福的滋味,他首先需要品尝痛苦。只有身在最低谷,慢慢学会爬起,才知道天空的辽阔和往事的淡然。人越长大,生活会给你做减法,它夺走你一些快乐,告诉你什么是成长。它夺走你一些朋友,留给你真正的朋友。它夺走你的梦想,让你认清现实的真相。小麦田这一刻多么想挽起山本的手,他需要一个依靠。人越长大,生活还会告诉你,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所以小麦田只是把双臂抱在怀里,自己温暖自己。他遥遥地望着那道光,简直让人陶醉。——麦洛洛《小小麦田》



随笔:

       怎么说呢?花了整整两天的时间看完了这本书不写点儿东西还真是走不出来啊······


       刚刚跟小z说,好想抱抱小麦田,她笑道:”你这孩子,怎么想的,想抱一个小说里的人。”我急忙反驳道:”不,小麦田就是作者麦洛洛,讲的就是他自己的故事。”小z无奈:”好吧好吧,那你去抱他吧。”可我转念一想,我该拥抱的是现在身在大理的麦洛洛吗?


       如今的麦洛洛,我想,是已经成长了吧。是啊,他在这十年里经受了许多常人无法忍受的伤痛,从钟灿到阿水再到山本,他从起初的愿意为爱撞得头破血流,其间经历了为了一方温暖而忍耐那可笑的并非爱情的掠夺,直到被狠狠地伤害并抛弃,才明白大姐的话:爱情能给人安全感,是怕失去,是心不舍。


       山本是这样的人吗?小麦田被山本的行为所感动,他多想依靠啊,可是他不能——是不敢吧。他已经学会了独自一人生活,他已经学会了要靠自己。他受到的伤害太多,开始给自己的情感设防了,他不敢轻易地依靠他人,因为明白到最后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所以,他是找不出答案的,因为一切都变得不那么直白,分不清是温暖还仅仅是与钟灿和阿水相似的身影。他在那一瞬间,心是空的,海风呼呼地刮过,他盯着小小的昏黄灯光下,一身黑的男生用一块昂贵的手表换来了一条鱼和几十只死去的虾。这些让他感到温暖的场景,发生得恰到好处,像是永夜的黑暗中柔柔地照进来的温暖光芒,让人难以忘却。


       他长大了啊,不再像年少时那样地冲动,更多的是释然,是放下。


       如今的麦洛洛啊,终是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他有了规律的作息,也会与来自天南海北的旅客敞开心扉地交谈。回头再读序言,对照着书的结尾,我很开心,我想,洛洛,恭喜你终于可以相对自由地做自己喜欢的事了,你说,通过塑造小说中的角色,使其丰满、立体起来,并将其放进一个与现实不同的世界,你能够感受到从现实中感受不到的温暖。初读这些话,我真的感到很心疼,这说明现实有时对你真的很残酷。但又不敢真的对你说这些话,你是否真的讨厌同情,觉得那像是一种事不关己?或许你会朝我大喊:”收起你那可笑的同情吧!”可为何此时我的脑海中浮现的却是19岁的麦洛洛充满愤恨的表情?罢了,罢了,横竖你是听不到我想对你说的话的,那我就任性一点吧,虽然我明白你写此书的目的并非是想博人同情,而是像你所说的那样,”让比你年长的人在书里看到青春,让比你年少的人能够少走一些你曾走过的弯路”。与读者分享你的十年青春并希望能够给予他们些许帮助,这或许就是你的初心吧。


       你对山本说,你喜欢写温暖的结局。噢,是啊,这十年的结局真的是很温暖——你看着界外的小麦田,在他哭泣时你想扑过去抱住他,在他犯错时你想帮助他,可终究你还是什么都做不了啊,小麦田一直在那里,模糊又清晰,你与他俨然已是两个人了。


       还是想看你笑啊,十年后的小麦田对12岁的小小麦田微笑时,我觉得自己的心也在微笑,十年的青春,一路走来,你真的是好样的。


       就像封皮上的那句话一样,”这样一个款款走来的少年,他的十年岁月,也许经历过许多伤痛,但他今天依旧很温暖地站在这里“。真好啊,世界给你以伤痛,你却真的是报之以歌,在小说这片辽阔无尽的田野里,辛勤而又幸福地耕耘着灿烂梦想。那看似虚幻的乌托邦世界,实则寄托着融合现实人性与温暖的渴望。


       不知你是在多少个无眠之夜写下这些文字,你说你惧怕失眠的黑夜,所以要开灯写作以此来分散对黑夜的感知。


       一个作家若是能够达到他写作的目的,我想你也该是感到欣慰的。当小z看到你写的一段令人触动的话时,她微微皱眉,表情变得隐忍忧郁,说:”怎么······像我一样。”在那一瞬间我明白了,成长大抵如此,只不过大多数人如我们,微微擦伤已觉疼痛;极少数如你,默默承受着入骨之痛,一步步捱过去,最终成长为你想要的模样。


       所以啊,洛洛,你长大了,身边的朋友也在不断地更换,可我相信他们都会变得越来越好,我从山本的身上看到了他们的影子。


       未来,一定会有更多的人,更多了解你的人走进你的世界,你们分享着各自生活中的故事与美好,敞开心扉地交流,成长后的世界于你,当是充满阳光的。


       说起来,你应该是大我五岁的哥哥呢。哈哈,坚强如你,谢谢你教会了我们这么多,愿阳光常驻心间。



回忆海潮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高考的前一天。

一年前的我从未想过此刻的自己会如此伤感。高考前的一年,我想自己早晚会独自面对;高考时我算是坦然面对了;高考后的一年,我开始难过,回忆在我猝不及防的当口涌了出来,全是关于学校、班级还有或许在当时的我看来并不算亲近的她/他们。

从起初的“我想逃离这个鬼地方,远离这里的人们”变成了“好想他们,希望复习的孩子能够正常发挥啊”。

这或许就是时间的魔力吧,果然,成长需要时间和阅历的。一个人的一些认知总是在不经意间改变。

当初的我们幼稚但又有着固执的想法,现在想想真的是好可爱。或许我们总是很固执的。

真的好想老师您,真的希望你现在过得好,真的,无论你现在是商人还是从事什么工作。无论如何,当年的你对我们这些不让人省心的学生的关照真的很让人感动。对啊,我们开始理解老师您了,因为步入了大学,就意味着步入了社会的一角,我们于是开始向讨厌的大人进发,但是我们同时也在避免着成为讨厌的大人。

由于我现在的生活以及学习状态,我开始给自己时间放空,随便地打开网易云音乐,随便地点开曾经收藏过的歌单——龙族,找到了《闻香识女人》里的名曲《Por Una Cabeza》翻译过来大概是叫一步之遥?这个大概不重要啦。

闻香识女人,这部电影在我记忆里第一次出现是在看龙一时。冰山女王零与小衰仔的双人舞,周围的一对对同样花团锦簇,漂亮的女孩们随着舞曲优雅地旋转,白裙飘起来露出纤细的小腿。

零问他:知道这个曲子吗?《闻香识女人》中的舞曲。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刻开始,这个高傲妹子的轮廓在我的心里慢慢成形。

优雅又哀婉的曲调在巨大的空间里回响,大厅里本有很多人的,可现在却像是只有他们两个人在舞蹈。他和她,本是第一次见面,却像是认识了很久,久到他们的舞蹈配合地天衣无缝,久到一首曲子加上一支舞足够惊艳众人,像是穿越千年的束缚来到你的身边,一瞥,足矣。

小w,想当初是你第一个向我介绍龙族这本书的,你指着小说绘封面上关于龙族的宣传,眼里冒着光,认真地对我说:有一种孤独叫楚子航……具体的我也忘了。我只记得,当时的我看着一本幻想小说用了这么一个名字,只是觉得可笑。龙,可是一个神圣的象征——中华图腾。龙族?什么东西?!!

可是后来,我还是掉进了这个坑里,因为一个人。就像许多从小相信童话的女孩一样,我也不例外。

你有着帅气的脸庞,你是一个看起来对任何事情都无所谓的男生,可是,在与你做同桌的为数不多的日子里,我却发现了你与众不同的一面。

高一,那时大家很少有手机,你一个人坐在座位上抱着手机看MAD。好吧,那时的我还不知道什么叫MAD,我只知道,那是一种感人的视频。

那个视频大概是讲父爱的吧,各种能够让人感动死的动漫,海贼、key社的三大催泪弹、大概还有火影……那个学期的前一个暑假,我刚好迷上了AIR还有CLANNED,看着你默默地反复观看,我在心里偷偷地激动了一把,觉得我们有共同点。或许是从那时候开始,少年懵懂的情愫在我的心里发芽……

我开始时不时地关注你一下,你听什么歌,哦,有一首英文歌叫burning。现在的我依旧会听,回忆着少年时期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暗恋。

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开始被班里的一些男生叫做“屌丝”,我并不理解。你很帅气啊!怎么就屌丝了呢!

现在的我却开始明白了,你虽说生了一副不错的皮囊,但内里却是空虚的吧。与你接触为数不多的几次,你胡子拉碴,衣服也几乎是那两件,你经常被老班当堂骂,因为你不学习,只知道趴在桌子上睡觉。

后来,偶尔听到你身边的一个男生说:***,你身上有一股淡淡的烟味,很好闻。走在附近的我听到了这段对话,心里莫名地难受,一种名叫玛莎小姐(《女巫的面包》的主人公)的心态又浮起来了,我在想,你的家庭是怎样的,你有没有想过你自己的未来。

听说你玩游戏很在行,哈哈,果然,你简直就是龙一前半部分里路明非式的屌丝。

于是,我来到了书店,在龙族那一排柜子前驻足,我缓缓地抽出了龙一,用白色封皮包裹着,一头似乎被困着的龙出现在我的视野里。下面有一行字:你年少时是否有过孤独而又热血的梦。

大概就是这句话吧,在我从见到它的第一眼起就注定被拉进坑里。看着封面上的一些字眼:热血、幻想、孤独……不知怎的就跟着了魔似的,被它深深地吸引。

于是我揣着它回了家,在卧室里一坐就是一下午……暂且不想它为何会吸引我,只是觉得有一种神秘感,一种热血,以及书中生动的人物形象,种种因素综合起来,成就了它的独一无二。

书中的描写让人感觉异常真实,读来像是亲眼所见一般。即使我自己承认,在读龙族之前,我从来没接触过这一类书籍,只是读过一些名著,我还是想说我不后悔。谁能够否定自己的过去呢?

真的很感谢那些年有你以及你们的陪伴,无论是欢笑还是痛苦,我都会怀念,就像现在的我一样。

依旧容易感伤,依旧容易多想,依旧会在心里骂自己就是个笨蛋,我依旧是我,不知道你们是否还在最初的那个地方,或许,都不在了吧,大家都在长大,各奔东西。

哈哈,这是自嘲的笑,会想现在的我算不算是无病呻吟。不管啦不管啦,该怎样怎样,反正这就是我现在想做的事,青春期延后又怎样,我依旧是那个笨小孩,笨笨地做着自己该做的事。

从前的我写下过这行字:那就这样吧,就这样跌跌撞撞地走下去也好。

那就这样吧,即使别人的平地到你这里变成了一个大坑也要勇敢地走过去。





楚师兄,求你快回来

看到那么多人祝师兄生快,我也忍不住啦!(/ω\)



起初,楚子航在我心中就是一个高冷男神,优秀又不容人靠近。后来,看到他会每天不厌其烦地叮嘱妈妈苏小妍喝热牛奶,真的觉得他好暖好贴心!


于是,我也渐渐地被他影响,会在每天给家乡的父母通话时叮嘱他们一定要睡前喝热牛奶,觉得如果他们真的能够这样做的话,我这个远在他乡的女儿也就放心了。


再后来,看到楚师兄因为在路明非的身上发现了自己的身影而开始关心他帮助他时,真的很触动。


师兄啊……你真的很优秀,不仅是在工作学习方面,你的为人也很好,你其实很善良啊。你是正义的朋友,在北京地铁时,你把未来留给了师弟,自己一人踏上屠龙的道路,你真是个死小孩,明知道什么事情不可能,却硬是要往前闯,真是傻逼透顶……


当你终于发现了那个名为奥丁的杀父仇人时,你义无反顾地决定留下来,怎么能够放弃这次机会啊,你想,从多年前的那个悲伤的雨夜开始,你就开始寻找他的踪迹。


你是历史上第一个主动寻找卡塞尔学院的人,因为你从一开始的目的就只有一个,因为你不想让自己再次后悔,悔恨很痛苦,像是缠绕周身的藤蔓,你拼命地逃脱,却永远都动弹不得。


不知道你现在在世界的哪个角落,或是在尼伯龙根里,不知道你是否在战斗,不知你是否一切安好……


我坚信你是活着的啊……就像路明非和妈妈一样,决不允许你的离去。


请你快回来吧,师兄,还有妈妈在等着你,叮嘱她睡前喝牛奶;还有路明非这个傻学弟,需要你去帮他打爆婚车车轴;还有一系列的战斗等待你去参与;还有狮心会等着你去领导……


所以啊……求你快回来吧,我们的楚师兄。


师兄,生日快乐,无论你在哪里。

希望我们都能成为更好的自己

其实得了这个奖觉得自己并不是当之无愧的,反而觉得自己跟做了贼似的。

我是个很普通的人,做着很普通的事情——希望能够锻炼自己,希望能够发展一下自己的爱好。然而这种事情却能够登上大家所称为的“为社联做出突出贡献”的舞台,我真的觉得很惭愧。

在上大学之前,我未参加过任何有资格登上公证台的活动,只是上大学之后,为了自己的爱好努力了一把。我有着自己的私心,几乎没想过要为社团做出什么大的贡献,我明白这是态度问题。所以,在得知消息之后我并没有太过重视,因为我觉得这根本没什么,我这样的人都能选上,有什么意义吗?

好吧,我承认自己并不完全是这样想的,那是在我领略了其他获选人的风采之后,我才觉得自己真的需要提升了。

当时想的就是自己怎么那么low,其实这方面比我优秀的人多了去了,我简直就是在丢脸嘛!

于是一直自怨自艾,不断地否认自己。

可是后来我才发现自己真的错了,怎么可以否认自己呢?那不就等同于否认从前的自己吗?难道你要否认曾经为了比赛而那么努力的自己吗?更何况现在的你也开始羡慕当时的自己了——那么的雄心勃勃,那么的有自信,那么的坚持,坚持地让自己都感动……

哈哈,如今真想向学姐道个歉,你让我重视起来,我却一直让你失望,唉……不过,我明白了哦。

我知道了努力的重要性,我明白了自己的方向在哪里。

在开学典礼上,校长说的一句话至今都让我印象深刻——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或许这真的是很“鸡汤”的一句话吧!但真的很现实。

回想刚上大学时到现在,我发现自己真的变了,当然,有好的变化,也有坏的变化。

好的变化是,我变得敢与人交流,不那么腼腆了,我懂得了一些为人处世的道理,性格也变得更加活泼了。

坏的变化是,自己离梦想越来越远了,我开始讨厌上一些课,甚至有时候逃课都没有了不安的感觉;我开始习惯了,每天边走神边听课,下了课之后回宿舍玩玩手机看看动漫聊聊天睡睡觉的生活;我学会了熬夜,当然是为了玩手机或是看美剧和动漫,第二天听课昏昏沉沉,就这样恶性循环下去。

于是越来越堕落,下学期就这样流逝了,等到四级考试和各种专业课考试近在咫尺时,我却发现自己真的是没学到什么,大学一年了,真的枉对这在大学学了一年专业课的经历。

因为离家较远,我也开始对父母有所隐瞒,我在学习上的困难以及状态也很少对他们说,说的也大部分都是好消息,所谓的“报喜不报忧”到了我这里完全变了味。

今天是5月30号,离放暑假回家也就一个月的时间了,这时候才真正地意识到自己没有做到许多,最初的梦想,呵呵,我真的没有要放弃你们啊!

可是谁又能帮到你呢?

只有你自己了啊!能改变你的只有自己,这是毋庸置疑的啊!

有什么用呢?现在算是对自己的谴责吗?我自己也不清楚,这完全像是一种心灵的发泄,显得苍白无力。

上回英语课,英语老师让我们写下人生中要做到的最重要的六件事,然而当我在白纸上写下 The most important six things 之后,我就开始茫然了,什么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学画画,学写作,学跳舞,学乐器……这些是最重要的事情吗?这些只是一些兴趣爱好吧!人生啊,一个人在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或许应该是更加不那么具体的事?

好吧,我承认每个人有不同的看法,但我真的犹豫了,最后没有经过太仔细的思考就把纸交了上去。

后来,我想,一切的一切,都归结为:不要放弃自己的梦想,不断地成为更好的自己。

这很俗套,但也很难做到。

正因为很难做到,大家才口口相传,然而抵达者寥寥无几。

管它呢。想太多干嘛,坚持走下去,无愧于心,你真的会收获意想不到的效果。

未来的你会感谢现在的自己,不要只是傻傻地期待那一刻的花雨漫天,走好脚下的路吧,带着最初的行李。

       昨天参观了学校的招聘会,发现就业形势真的很严峻,一个姐姐是88年的,硕士,四六级也都过了,用人单位却没有收她的简历,说她的年龄过了一年,他们只要应届研究生。然而像我们这种本三的学生,尤其是临床专业,如果不考硕士或是博士,连投简历的资格都没有,更何况按照国家政策以后就没三本了😂
       我还能怎样,昨天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凭借你的学历去判断你,现实也就是这样了。
       我知道抱怨没用啊!这个世界上那么多人,那么多比你努力的人,更何况他们早就走在了你的前头……
       要知道什么时候都不算晚,少年~

请原谅年少幼稚的我们

有些事情,真的不能一拖再拖,无论是感情还是学习。
      
现在想想,我越发地觉得自己是个混蛋了。当我想把这一切的责任推到我是一个优柔寡断、永远都在纠结中的死天秤时,我知道或许同情心泛滥也是一种罪吧……小h说,她不喜欢男女之间的那种暧昧的关系,所以要保持距离。
      
这一切现在想来竟像是我一手导演的无果的故事。
      
大概……一颗多情的心总是容易干出“坏事”吧。就像是《女巫的面包》里的玛莎小姐。
       
小Z,起初他是全班第一,老师表扬过他和他的名字,说他为家人争了光。可是,后来,他竟慢慢地堕落了,一颗胆怯的心还有那凌乱不堪的成绩,仿佛可以窥见他的未来一般。
       
08届7年8班,这个名字对于我来说是一种情结,因为在那里,我遇到了最好的老师,经历了友情上的挫折,同时也感受到了真正的同学情,那是我人生中一个不小的转折。
       
至今都不会忘记,M老师离开时,班里同学的伤心与啜泣,就像是失去了一个可以依靠的大人,对于有的同学来说,她是母亲一般的存在。后来,当我们怀揣着相似的心情去见她时,很高兴看到她好好的,就这样远远地看着她,也挺好的,偷偷地在心底祝福她,偷偷地离开现场,听着广场上的歌开始肆无忌惮地流泪。老师,谢谢你,希望你以后都好好的……
       
笨拙的我表达着一种情结,却不曾想自己其实从未让谁明白过。就这样,我伤了一个人的心,要怪我是一个不能发现自己心情的死天秤,一个永远在纠结中的死天秤……傻瓜,还是分清界线的好,这样你也不会那么伤心。对不起,曾经让你等了那么久。
       
唉……你不是我的猴子啦!我这种人怎么值得你去仰慕——你应该去见更多的人,经历更多的事,把这曾经当做一个教训吧!别再犯傻了,你我都是。
       
真的真的很对不起,请原谅年少幼稚的我们。
                                             
                    2016年3月12日       星期六
                                                        
                                13:18      于图书馆
       
       

一个关于我和我妈的梗😂

        当我骑着淑女车开启飞毛腿模式,快速超过骑电动车的妈妈时,自我感觉超级炫酷,于是迫不及待地问了妈妈一个问题:“妈~你支持我参加山地自行车比赛吗?”看着妈妈犹豫的神情,我本以为妈妈会回答支持或者不支持因为我不务正业,谁知我亲爱的妈咪一脸严肃地说:“不中!你这技术不中~”哈哈哈哈哈~我奇葩的妈咪,笑死我了!(/≧▽≦/)

        在我们大学图书馆看到南叔的龙族时,很开心😊   龙四看完了,仍意犹未尽,印象最深的是那个叫楚天骄的男人,一个离了婚但仍爱着她的痴情男人,一个不太称职的无奈的父亲……一个人竟然背负了这么多啊……是啊,我今天想你多了一些,明天或许不太想你,但我还是深爱着你啊……
         还有明非,人总是尝到了一些苦,才会开始明白一些事,譬如小怪兽走了,明非才想要变得更强,他明白了力量的用处,是为了当重要的人遭遇危险时,自己不至于退缩,不至于束手无措……他是个勇敢的男子汉,他不是衰小孩。因为他有自己的底线,诺诺是,楚子航是,小怪兽也是。有底线的人不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