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夫卡的马戏团

随便写点,开心就好☺


        

         “我们苟活的理由又是什么呢?”阎连科老师这样问蒋方舟。或许,他也不是为了寻求什么答案,只是因为这道题太难,疑问太大,自己思考实在是太累,便分担给他人希望能够稍作缓解。亦或许是我想错了吧,或许只是想让一名知己了解到自己的心情。

       

        他们是作家,是善于思考的作家,不知为何我想到了霍金,我并没有查询最近他去世的消息,只是从朋友口中得知的。听到这条消息,内心有点遗憾,大概是这个经常有着超越人类思考的人的观点常伴着我们,再加上私认为美国是会尽全力挽救他的生命的,以至于长久以来都有着“霍金还能活很久”的印象。

      

        独处的时候便不得不去想了,毕竟是躲不掉的,他说的那些预言(我并不了解),假设都是智者的预言,而这世上站在人类智慧制高点的并没有几个,只有他们才会懂吧,而你我这些无知者便只有说说闲话,做做猜疑,便又自然而然地重新回到自己的生活中。

       

        人类需要思考,不然无法更进一步地了解自己、世界,甚至是宇宙,乃至于更遥远的未知;人类又是容易忘我的物种,仗着自己在这个星球上的“头脑王者”的身份,剥削着其他生灵,破坏着养育自己的环境……

       

        如果你想到了什么,就不要放过,思考吧,思考能够唤起你的求知欲,虽说知道的越多越危险,一切都看透之后或许会走向自我毁灭的终结。

       

        记下来,与人探讨吧,或仅仅是分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