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夫卡的马戏团

随便写点,开心就好☺

你好,麦洛洛 很高兴认识你


碎碎念:前段时间读了麦洛洛的《小小麦田》,说起来是件很神奇的事情,读的时候难受得要命,为小麦田感到心疼,读完了心情大好,不仅是为了小麦田的成长,更是为了他如今的淡然与温暖,很开心,很幸福。



书摘:

       十年后的小麦田才意识到,原来十年前与钟灿的开始只是一种鱼与水的需要,结束却是飞鸟与鱼的永不交集。他只是需要一个人在身边,一个像大树般高大的人,太阳天能为他遮阴,下雨天能给他打伞。像童年时二姐杨蓓的角色。他太怕孤独了,孤独的人是重情的。十年后,他仍旧把钟灿留在记忆里,在幻境中,取得他永远也得不到的保护与温情。——麦洛洛《小小麦田》


       小麦田知道,此时此刻的山本还没有全然接受女朋友离开的事实。他心里不愿承认,所以他的伤痛目前来说还算好。等到有一天他终于意识到爱情的离去,才会彻底崩溃。人需要一次切肤的痛,才能蜕皮新生,走向成长。成长,像竹子拔节,要痛着褪去旧壳,却朝着太阳的方向,越长越高大,越痛越坚挺。——麦洛洛《小小麦田》


       小麦田和山本说了很多话,又像什么都没说,第二天起来全忘了。小麦田依稀记得的就是这一晚的月光。那条笔直的光束像是架通天堂与地狱的桥,银光灿灿。想要遇见光明,必先经历黑暗。就像一个人想要知道幸福的滋味,他首先需要品尝痛苦。只有身在最低谷,慢慢学会爬起,才知道天空的辽阔和往事的淡然。人越长大,生活会给你做减法,它夺走你一些快乐,告诉你什么是成长。它夺走你一些朋友,留给你真正的朋友。它夺走你的梦想,让你认清现实的真相。小麦田这一刻多么想挽起山本的手,他需要一个依靠。人越长大,生活还会告诉你,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所以小麦田只是把双臂抱在怀里,自己温暖自己。他遥遥地望着那道光,简直让人陶醉。——麦洛洛《小小麦田》



随笔:

       怎么说呢?花了整整两天的时间看完了这本书不写点儿东西还真是走不出来啊······


       刚刚跟小z说,好想抱抱小麦田,她笑道:”你这孩子,怎么想的,想抱一个小说里的人。”我急忙反驳道:”不,小麦田就是作者麦洛洛,讲的就是他自己的故事。”小z无奈:”好吧好吧,那你去抱他吧。”可我转念一想,我该拥抱的是现在身在大理的麦洛洛吗?


       如今的麦洛洛,我想,是已经成长了吧。是啊,他在这十年里经受了许多常人无法忍受的伤痛,从钟灿到阿水再到山本,他从起初的愿意为爱撞得头破血流,其间经历了为了一方温暖而忍耐那可笑的并非爱情的掠夺,直到被狠狠地伤害并抛弃,才明白大姐的话:爱情能给人安全感,是怕失去,是心不舍。


       山本是这样的人吗?小麦田被山本的行为所感动,他多想依靠啊,可是他不能——是不敢吧。他已经学会了独自一人生活,他已经学会了要靠自己。他受到的伤害太多,开始给自己的情感设防了,他不敢轻易地依靠他人,因为明白到最后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所以,他是找不出答案的,因为一切都变得不那么直白,分不清是温暖还仅仅是与钟灿和阿水相似的身影。他在那一瞬间,心是空的,海风呼呼地刮过,他盯着小小的昏黄灯光下,一身黑的男生用一块昂贵的手表换来了一条鱼和几十只死去的虾。这些让他感到温暖的场景,发生得恰到好处,像是永夜的黑暗中柔柔地照进来的温暖光芒,让人难以忘却。


       他长大了啊,不再像年少时那样地冲动,更多的是释然,是放下。


       如今的麦洛洛啊,终是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他有了规律的作息,也会与来自天南海北的旅客敞开心扉地交谈。回头再读序言,对照着书的结尾,我很开心,我想,洛洛,恭喜你终于可以相对自由地做自己喜欢的事了,你说,通过塑造小说中的角色,使其丰满、立体起来,并将其放进一个与现实不同的世界,你能够感受到从现实中感受不到的温暖。初读这些话,我真的感到很心疼,这说明现实有时对你真的很残酷。但又不敢真的对你说这些话,你是否真的讨厌同情,觉得那像是一种事不关己?或许你会朝我大喊:”收起你那可笑的同情吧!”可为何此时我的脑海中浮现的却是19岁的麦洛洛充满愤恨的表情?罢了,罢了,横竖你是听不到我想对你说的话的,那我就任性一点吧,虽然我明白你写此书的目的并非是想博人同情,而是像你所说的那样,”让比你年长的人在书里看到青春,让比你年少的人能够少走一些你曾走过的弯路”。与读者分享你的十年青春并希望能够给予他们些许帮助,这或许就是你的初心吧。


       你对山本说,你喜欢写温暖的结局。噢,是啊,这十年的结局真的是很温暖——你看着界外的小麦田,在他哭泣时你想扑过去抱住他,在他犯错时你想帮助他,可终究你还是什么都做不了啊,小麦田一直在那里,模糊又清晰,你与他俨然已是两个人了。


       还是想看你笑啊,十年后的小麦田对12岁的小小麦田微笑时,我觉得自己的心也在微笑,十年的青春,一路走来,你真的是好样的。


       就像封皮上的那句话一样,”这样一个款款走来的少年,他的十年岁月,也许经历过许多伤痛,但他今天依旧很温暖地站在这里“。真好啊,世界给你以伤痛,你却真的是报之以歌,在小说这片辽阔无尽的田野里,辛勤而又幸福地耕耘着灿烂梦想。那看似虚幻的乌托邦世界,实则寄托着融合现实人性与温暖的渴望。


       不知你是在多少个无眠之夜写下这些文字,你说你惧怕失眠的黑夜,所以要开灯写作以此来分散对黑夜的感知。


       一个作家若是能够达到他写作的目的,我想你也该是感到欣慰的。当小z看到你写的一段令人触动的话时,她微微皱眉,表情变得隐忍忧郁,说:”怎么······像我一样。”在那一瞬间我明白了,成长大抵如此,只不过大多数人如我们,微微擦伤已觉疼痛;极少数如你,默默承受着入骨之痛,一步步捱过去,最终成长为你想要的模样。


       所以啊,洛洛,你长大了,身边的朋友也在不断地更换,可我相信他们都会变得越来越好,我从山本的身上看到了他们的影子。


       未来,一定会有更多的人,更多了解你的人走进你的世界,你们分享着各自生活中的故事与美好,敞开心扉地交流,成长后的世界于你,当是充满阳光的。


       说起来,你应该是大我五岁的哥哥呢。哈哈,坚强如你,谢谢你教会了我们这么多,愿阳光常驻心间。



评论

热度(2)